大奖88pt88:债王格罗斯2017年12月最新投资观点和

2018-04-02 11:57

  在过往的市场顶峰(例如1987年、2000年和2007年),资产管理人能通过购买美国国债为自己持有的高风险资产设立部分“保障”,因为美国国债会随着美联储下调政策利率而升值。

  假如因为政策失误、地缘危机或其他目前未能预测的风险而导致危机出现,资产管理人保本的能力应会比过往更低,所以理论上说美联储对待加息会比以前周期更谨慎。

  在凯恩斯之前的经济学家认为“模拟”和“真正”的经济体能自行平衡,但会因为油价等外部冲击导致失衡,而理论甚少把金融和信贷视为潜在冲击因素。

  他提醒经济学家,经济是生产和金融的微妙平衡,两者必须从内部取得平衡,而彼此之间的相互影响也要平衡。

  信贷创造始于央行层面,但实际上却主要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和近乎零准备的影子银行扩张。这个模型容许高杠杆水平,并把AA核心资产的价格往上推,再向外扩展,直至金融市场的外围资产。

  届时(甚至更早)信贷一般会通过购买实际资产、厂房和仪器、商品和其他生产因素,流入实体经济。这个过程已成为20和21世纪资本主义的操作模式,其成功最终取决于资产价格。

  不过,这个模型依赖杠杆运作,其成效取决于1)债务水平 2) 供应量和 3)杠杆成本等关键变数。当一个或多个因素被,模型成功的可能性和稳定性也会随之下降。

  我们以金融为本的体系由银行支撑和带领,并建立在息差和获取息差的能力之上。当在可接受的杠杆/风险水平下,信贷产品价格过高,已无利可图(甚至难以产生收益),体系将会停止运作,甚至崩溃。

  但在此以前(或在此前不久),投资者应该设定高于指数基准的可接受的息差收益水平。息差不一定要以信贷为基础,可以与年期、曲线、波幅、股票或货币相关,但必须能超越基准,直至体系为止。

  要推测准确的离场时间是十分困难和,但要在新时代,这一步却极为重要。我们也许快要来到这个转折点,因此投资时必须加倍审慎。

  如果违约风险增加和/或信贷实际回报或流动性减少,使债权人决定持有传统「货币」(现金、黄金及比特币),则随着信贷减少和「货币」增加,触发流动性忧虑,目前我们所知的金融体系或会面临(保险公司、银行、共同基金等)。

  开玩笑!美联储根本就已经在做这件事。美联储说:“你只要向我们支付利息就好。还有,我们会在年底把所有利息退还给你。”

  财政部免费发债,使货币成本为零。除非造成通胀,否则便不用还债。目前来看还没有造成通胀,但可能之后会有吧。(编辑:)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