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奖88pt88:高喊“美债熊市”后 老债王格罗斯会

2018-04-04 02:30

  这一观点由被华尔街称为“老债王”的比尔·格罗斯率先提出,在1月中旬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2.5%时,他就预言“美债熊市开始得到确认”。

  不过他在一月投资展望中称,今年美债面临的是“温和熊市”,对投资者来说不算特别,今年应该还有正回报,但边际增幅很小,大部分债券投资组合的总回报率在0-1%。(详见华尔街主编精选专文分析)

  但债券是多元化投资组合中的必选资产,看空美债的格罗斯又该如何在新、新背景下配置资产呢?他在出走PIMCO之后管理的资产规模22亿美元无约束债基Janus Henderson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Fund,公布了截止今年1月31日的投资组合,供市场管中窥豹。

  从板块配置可见,格罗斯重仓了美国与国际企,在看衰美债时更看好非美的公债。其中,基金有42.26%配置在美国可投资级企业信用债,另有28.05%分配在美国高收益企,占据了投资组合的2/3。对非美公债的配仓为4.72%,并有小幅的美国公债及相关板块负面敞口(-0.15%)。

  从上述这些固收资产的久期来看,格罗斯主要倾向于成熟期在3年以下的债券,对不足一年到期的配置比例为73.98%,对1-3年到期的配置比例为9.75%。他在去年底的致投资者信中曾表示,虽然当前市场更适合保守的固收配仓,但久期在3年以下的高收益企是被忽略的好选择。

  财经CNBC观察发现,格罗斯旗下基金的现金持有从去年底的16%降至1月末的不足5%,说明老债王没被债熊前景手脚,那么结束离场观望的资金都去哪了?答案是:非美国际债券。去年底,该基金对美债的敞口比例为87%,高于业内均值76%。但1月底的美债敞口已降至70%。

  一方面,10年期基准美债收益率一上行,今年以来涨近60个基点,不少华尔街投行都预言会在今年下旬(甚至本周)突破3%的“红线”。格罗斯在近期接受CNBC采访时提到,美债投资者当然会从收益率中获利,但在价格上损失3个点,“等于没有收益”。

  另一方面,投资国际债券已成为全球主要央行“关紧水闸”大背景下的市场兴奋点。晨星(Morningstar)统计了截至2月21日的数据发现,今年以来只有五种债券类共同基金产生了正回报,其中包括两种国际债券(新兴市场本币债基和全球债基),全球债基表现好于无约束债基。

  同样,今年以来只有五个债券类ETF吸引到了超过10亿美元的新入场资金,其中第二大受欢迎的ETF专注于国际债券,即先锋集团的Vanguard International Bond (代码:BNDX)。今年表现最好的前十大债券ETF中,只有一个与美债有关,还是做空美国国债,即巴克莱集团的ETN TAPR。

  据晨星观察,格罗斯基金持有的非美国际债券第一大仓位是荷兰企,占总资产规模的5.18%,也大于行业均值1.25%,接近先锋集团的ETF BNDX对荷兰债券的配置比例。但这一ETF持有该国的企和国债,格罗斯则重点关注企。

  惠誉分管主权和超国家评级的James McCormack认为,荷兰是仅有12个被该司评为AAA的主权政体之一,企业增长速度、公共领域金融和外部都非常稳健。荷兰在欧盟属于经济增速较快的国家,常与区内头两大经济体德法一起比较。由于欧洲经济存在向上动能,荷兰作为主要的区内外贸易枢纽将从中受益。

  截至1月末,格罗斯的全球债市敞口比例分别为:非美发达国家(第一名9%)、欧洲(第二名7.30%)、非美新兴市场(第三名5%)、除日本外的亚太地区(第四名3.70%)、拉美(第五名2%)、非洲/中东(第六名0.50%)和日本(第七名0.12%),但这种配置比例依旧不高。

  华尔街主编精选《读 破天荒一致看好:华尔街猛吹新兴市场!》分析了当前价值投资大佬和华尔街各大卖方机构投资EM股债资产的逻辑。大商品涨价、加息和美元贬值、新兴市场的反经济周期特性、政局等外部改善等,都令投资非美国际债券收益率更有吸引力。

  晨星截止2月21日的数据显示,格罗斯掌管基金的三年内年化回报率为2.3%,跑赢了行业基准彭博巴克莱美国整体债市指数的年内涨幅,但并不属于非传统债基(即无约束债基)的业内领先。华尔街曾提到,在格罗斯2014年出走全球最大债券基金PIMCO后,该司去年四季度的营业利润创他离开以来最高,不禁让人怀疑老债王的“眼力”是否还能重续辉煌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